资讯 首页 新闻 房产 汽车 美食 商界 文娱 婚嫁 团购 论坛 公益 亲子 交友 宠物 读报 本溪日报 本溪晚报

《后患》:公安系统上演“熟悉的陌生人”

书摘 | 2014-2-13 09:00| 我要分享 | 广告推广

摘要:   长篇小说《后患》是公安法制文学实力派作家易卓奇的一部新作。作者以独特的视角,以自己亲身接触过的一些素材,向读者展现了公安战线上鲜为人知的一幕幕画面。作品通过李志坚和张强这两个正反面人物30多年的人生 ...
更多
  长篇小说《后患》是公安法制文学实力派作家易卓奇的一部新作。作者以独特的视角,以自己亲身接触过的一些素材,向读者展现了公安战线上鲜为人知的一幕幕画面。作品通过李志坚和张强这两个正反面人物30多年的人生沉浮,反映了整个改革开放时期的变迁,彰显出社会的不断进步,法制的不断健全,以及人性在惊涛骇浪和风平浪静面前的种种表现。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人生是一个大舞台,这里的男男女女都不过是演员”,在人生的大舞台上,每个人都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有道德与欲望的对立,有规则与违规的斗争,有灵与肉的博弈,也有明规则与潜规则的并行。在《后患》这部小说里,作者通过对李志坚、张强这两个“熟悉的陌生人”(别林斯基),进行超越道德的判断去分析,展示了李、张二人不同的人生道路。

  在人物的塑造上,作者采取了一种“可信性的原则”,同时又注意了人物的概括性。张强,中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30多年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但是时代却给予了他机会,替代了政审不合格的李志坚,来到了中阳市公安局当了一名警察,从此开始了他不同的人生和命运,当然也改变了李志坚的命运,这在当时是很具有代表性、典型性,同时也具有普遍性,很多人都是由此戏剧性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命运。

  李志坚公安大学毕业后,坚决要求来到中阳市公安局,于是就有了张、李二人矛盾、冲突,故事就此展开。

  当年的李志坚和张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追捕行动中。被追捕的人正是张强的表弟、杀人犯余小亮,而张强却私自将其放走。余小亮在逃亡的过程中,投江假死。多年后,又以孪生兄弟余小冬的身份出现。这样李、张二人围绕着余小冬身份的调查和反调查展开的重重矛盾,最终演绎了李、张、余三人的不同的人生命运。作者由此刻画出了李志坚的才华横溢,刚正不阿,秉公办事;张强的贪婪自私,徇情枉法,谄媚奉承;余小冬(即余小亮)的计谋多端,表面良善暗地里凶残的双重人格。

  在作者的笔下,每个人物都具有独立意识,独立性,是一个自身的充分思想观念的创造者,已经“不是作者言论的客体”,“也不是作者意识的传声筒”,与作者的关系是一种平等的“对话”关系。

  李志坚,深得老公安局长的重视,在破案的过程中,显示出超人的逻辑分析能力,对罪犯的行为、动机、特征都描述的近乎精确,为后来的破案提供了很好的依据。但是却由于和老局长在处理某些问题上的意见分歧,被调离刑侦岗位。但是李志坚就是李志坚,这个具有独特个性特征的人物,在与其他的人的关系中,表现出独特的个性。通过这个人物,他在看守所的经历,为冤假错案翻案,也推动和见证了“疑罪从无”的法制的进步,几年之后的1997年,我国刑事诉讼法正是确立“疑罪从无”的原则。

  张强,这是个发展变化的人物,开始他的工作也是很出色和具有创意性的。他立过功,受过奖,在他所辖区的警务工作上,重视基层犯罪的防范,抓住了全国特大通缉犯,成了完不成打击罪犯指标的先进典型,被破格提拔为派出所所长,但伴随着他的是权利欲、私欲的膨胀,最终成为了人民的罪人。

  余小冬应该说是小说中刻画得一个非常鲜活而又“圆形”人物。所谓圆形人物是充分考虑到了人性的复杂性。事实上,每一个人都汇集或者结合了几种类型。人的角色的多面性与人性的复杂性是互为表里,角色与性格又都是一个动态的系统。因而人在特定的时空、特定的人物关系中扮演不同的角色。余小冬,在妻子面前是个多情的,负责任的丈夫;在儿子面前是讲诚信的父亲,教育儿子不能弄虚作假;在养母的面前他是个十足的孝子;在众人面前还是个慈善家。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是冒名顶替他人的杀人犯,在当代小说中塑造得如此成功而又鲜活的人物实属罕见。

  此外,小说还描写了一群公安人的形象,如老公安局长龚老爷子,破案高手王成刚,坚持正义依法办案的徐康明,为了执行任务,为了正义勇于自我牺牲的姚丹凤等。

  结构上,作者采用一种悬念式结构,一开始就有风光无限的新上任的政协副主席张强从欧洲考察回来,这个从农民变身为警察,从警察变身为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再到现在的政协副主席的他万万没有想到等待他的却是逮捕证和手铐。这戏剧性的一幕,究其来龙去脉,追溯到了30多年前。

  整篇小说的主线就是围绕着杀人犯余小亮的追捕,围绕着余小亮的生还是死,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这也是小说的主情节,在漫长30多年的追捕中,期间又穿插了许多小情节。一般来说小说应该是因人设事(情节),作者为了更好的表现人物,分别为李志坚和张强设置了许多小情节。如李志坚破获的银行盗窃案;张强勇擒劫杀市长家的盗贼。还有刘军案,勾三海案等等,这些案件交集了李志坚、张强和余小冬等人对待案件的不同态度、不同关系,不同的做法,推动了整个故事的发展,如此这样的情节的穿插,就像福尔摩斯探案集中一个个的系列故事一样,增加了小说内容的丰富性,也使得人物形象更为丰满。

  反过来,又可以见景生情(生出新的情节),这样循环往复,形成了这篇小说的布局,即结构。我们说对于长篇小说创作来说,首先要构思出一个精美的故事,然后再选择一种最合理的结构。所以,“故事”是第一位的。好小说就是用合适的方式讲一个好故事,结构就是方式的一种。作者因此更注重小说的故事性。为了揭开余小冬的真实面目,后面就有了姚丹凤的装疯买傻,打入到余小冬的集团内部。还有余小冬的儿子恰恰就和李志坚的女儿相恋结婚,更为巧合的是,余小冬的儿子为了躲避父亲对自己爱情婚姻的干涉,竟然也是如出一辙的选择自杀,消失人间,然后逃到美国去和心爱的人结婚,又重演了一场余小亮当年的一幕。

  亚里士多德在《诗学》里说了一句很实在的话:“一个完整的事物由起始、中段和结尾组成。”

  小说最后的落脚点又回到了余小冬的身上,通过揭露余小冬的身份,揭开了当年张强私自放跑了杀人犯余小亮和刘军,让他们重新获得了新生,也给这个社会留下了无法弥补的后患……作者对小说的整个结构布局可以说是收放自如,用心良苦,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返回顶部